游戏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游戏资讯

经典海战

  英西加莱海战

16世纪,是老牌西欧国家黄金时代的开始。但这并不是说这些国家内部发展加快,而是它们较早地走向了世界,通过掠夺世界财富来繁荣自己。一山容不得二虎,当两个强盗把手伸向同一个地方的时候,争夺和战争就在所难免了。

 16世纪,封建的军事殖民帝国西班牙在西半球不可一世,垄断了许多地区的贸易,其殖民势力范围遍及欧、美、非,亚四大洲。据统计,公元1545—1560年间,西班牙海军从海外运回的黄金即达5500公斤,白银达24.6万公斤。到16世纪末,世界贵重金属开采中的83%为西班牙所得。为了保障其海上交通线和其在海外的利益,西班牙建立了一支拥有100多艘战舰,3000余门大炮,数以万计士兵的强大海上舰队。无独有偶,16世纪中叶,英国通过圈地运动、血腥立法、海外掠夺,特别是把海外贸易与赤裸裸的海盗行为结合在一起,并得到国王支持,也获得了迅速发展,同时有着强烈的向外扩张愿望。 英国的扩张,必然同西班牙发生矛盾。对于西班牙来说,自然不允许其他国家分占他来自殖民地的利益。英国的海上抢劫以及对美洲的掠夺严重地威胁着西班牙对殖民地的垄断地位,引起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的仇视。起先腓力二世不想诉诸武力,他勾结英国天主教势力,企图把信奉天主教的苏格兰女王玛丽扶上英国王位。为此,他在英国组织颠覆活动。玛丽早在1568年就因苏格兰政变而逃到英国,被伊丽莎白所囚禁。当英国的天主教徒在西班牙的怂恿下谋刺伊丽莎白而另立玛丽时,伊丽莎白乘机处死了玛丽。腓力二世谋杀不成,就决心用武力征服英国。当时,英国的海上实力并不强大,难以与西班牙海上舰队相匹敌,只能靠海盗头子德雷克、豪金斯和雷利等人组织的海盗集团在海上袭击、拦劫西班牙运载金银的船只,进行海盗活动。而腓力二世却拥有一支庞大的舰队——“无敌舰队”。

1588年5月末,西班牙“无敌舰队”从里斯本扬帆出航,远征英国。这时“无敌舰队”共有舰船134艘,船员和水手8000多人,摇桨奴隶2000多人,船上满载2.1万名步兵。显然,腓力二世是要利用西班牙步兵的优势,运用传统战法,冲撞敌舰,在强行登舰后进行肉搏,然后夺取英国船只,经英吉利海峡直捣伦敦。英国方面做了迎击准备,由霍华德勋爵任统帅,德雷克任副帅。英军共有100多艘战舰,载有作战人员9000多人,全是船员和水手,没有步兵。英国的战舰性能虽不如西班牙,但由豪金斯做了改进,船体小、速度快、机动性强,而且火炮数量多、射程远。这种战舰既可以躲开西班牙射程不远的重型炮弹的轰击,又可以在远距离对敌舰开炮,以火炮优势制胜。

8月6日,“无敌舰队”到达法国加莱,停泊在海上,想与驻佛兰德尔的西军联系。由于后者未能及时到达,会师计划落空,后面又有英舰尾随,无法等待,只得继续前进。第二天夜间,昏暗无光,云雾重重,海面刮起强劲的东风,西班牙船员都已进入梦乡。英国人巧施妙计,把6艘旧船点燃,船内装满易燃物品,船身涂满柏油。6条火龙顺风而下,向西班牙舰队急驰而去。顿时,火海一片,烈焰熊熊,“无敌舰队”一片混乱,在断缆开航时各船乱成一团,有的相撞沉没,许多船只烧毁。8月8日,两军在加莱东北海上进行了会战。西班牙的战舰高耸在水面上,外形壮观,但运转不灵,虽然人数和吨位占优势,却成为英国战舰集中炮火轰击的明显目标。英国战舰行动轻快,在远距离开炮,炮火又猛又狠,打得“无敌舰队”许多舰只纷纷中弹起火。西班牙开炮向英舰射击,却不能命中英舰,英国舰只尽可能避免进入西班牙火炮射程之内,在远处灵活闪避,活动自如。这种远距离炮战使西班牙舰队的步兵和重炮不能充分发挥作用。激烈的炮战持续了一整天,直到双方弹药用尽,轰击才告终止。“无敌舰队”被打得七零八落,两只分舰队的旗舰中弹、撞伤,一个分舰队司令被俘。剩下的西班牙舰只乘着风势向北逃窜,准备绕过苏格兰、爱尔兰回国。 狼狈逃窜的西班牙舰队弹尽粮绝,更倒霉的是在海上接连遇到两次大风暴,有的船只翻沉了。不少士兵、船员被风浪冲到爱尔兰西海岸,被英军杀死。到1588年10月,“无敌舰队”仅剩43艘残破船只返回西班牙,以近乎全军覆没的结局惨败。而英舰没有损失,阵亡海员水手只有百人左右。

 英西加莱海上一战表明,舰船的机动灵活和火炮优势取代了以往海战的短兵相接、强行登船的肉搏战,海上战争从此呈现出一种全新的格局。这次海战实质上是后起的殖民主义英国与老牌的殖民主义西班牙之间的一场决战。英国在海上大获全胜,击败了最强大的对手,从西班牙手中夺取了海上霸权,从此取得霸主地位。西班牙则因“无敌舰队”的覆没而一蹶不振,从此衰落下去。

 由于英国取得了海上霸主地位,使其本来一个仅有数百万人口的孤岛小国一跃成为世界上头号殖民帝国,并在以后好几个世纪中保持着世界“第一强国”和“海上霸主”的地位。它凭其大炮利舰,在世界各地肆无忌惮,横行霸道。16世纪末,英国几次派舰队去侵掠西印度群岛。接着,英国开始组织向北美的殖民活动。1607年,3艘英国船航行到北美,在今天的弗吉尼亚沿海建立詹姆斯顿,这是英国在北美的第一个永久性的殖民地。英国殖民者巧取豪夺,蚕食印第安人的土地,在北美的大西洋沿岸逐步拓殖,不久又开始从非洲掠卖黑人到北美,在这里靠奴隶劳动榨取财富。从黑人奴隶的贩卖中,英国也攫取了巨额的血腥利润。16世纪后半期,英国国势空前强盛,生产不断增长,经济走向繁荣,伦敦成为国际贸易和信贷的中心。1500年,伦敦大约有5万人口,过了一个世纪,它的人口增加到原来的5倍左右,而且还在继续增长。这种繁荣是建立在本国劳动人民和殖民地人民的血泪上面的。马克思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加莱海战及其英西由此兴衰,向世人昭示了一个深刻的道理:谁拥有制海权,谁就是强大者;谁失去制海权,谁就要受制于人。14世纪起,西班牙成为海上强国,因此不断强大;而当其“无敌舰队”覆灭之后,便迅速从世界强国的顶峰上跌落下来。英国海军从1546年正式组建以来,其强弱与国家兴衰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英国海军开始仅是一支不起眼的力量,后经不断扩充,发展成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强大海军,先后曾击败过16世纪末西班牙“无敌舰队”,17世纪荷兰舰队、18世纪法国海军,截至1938年,英国海军舰船总吨位达214万吨,数量近700艘。与此同时,英国国家实力也不断强大,一度英国海外殖民地面积占全球总面积的四分之一,比英国本土几乎大100倍,殖民地人口达4亿多。经本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之后,英国海洋霸主地位直线下跌,逐渐沦为二等海上强国,其国际地位也随之下降,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逐步变小。所以,美国人马汉认为:谁拥有优势的海军,谁就能控制海洋,夺取制海权,因而也就可以取得全球霸主地位。

      崇祯明荷海战

崇祯明荷海战发生于明朝崇祯六年(1633年)农历六月一日(西历7月6日)起至西历10月22日荷兰东印度公司对福建沿海进行的掠劫以及封锁行为,在此段时间中福建沿海皆有零星掠劫及交战行为,双方规模最大的一次作战为10月22日明朝与荷兰和海盗联军于金门料罗湾的作战,明朝水师在郑芝龙(郑成功之父)为前锋下以绝对优势兵力击败荷兰东印度公司与海盗联军。

背景

荷兰自1602年开始在东南亚进行香料贸易,为了拓展与中国方面的贸易往来(尤其是织品)于1624年在澎湖建立城堡。此动作刺激到当时的明朝政府,而后明朝政府以绝对优势的兵力包围澎湖并与荷兰人交涉,后荷兰人退出澎湖。但交涉过程中福建巡抚商周祚在交涉信中提出如果荷兰人愿意退出澎湖并前往台湾的话,福建政府愿意保障福建至大员间的商业往来[1];但是实际上福建地方官员并没有履行诺言,由于海禁令影响,命令上中国与荷兰的公开贸易关系是被禁止的,福建政府理解此点但仍开出空头支票以诱使荷兰方面认同其提议。在无法进入中国港口贸易的状况下,荷兰船只如要进行中国贸易仅能停泊在漳州湾周边,并借由协助者将货物运上船只交易,在本质上为走私行为。当时荷兰人在曾为海盗的福建把总许心素协助下从中国方面获得不少丝织品以及其他货物(每年以四到六万里尔购买生丝,合三到四万两银),不过此贸易模式在许心素郑芝龙击败之后荷兰人转而与郑芝龙签署类似条约,但是在合约中并没有确定每年的供货量,因此荷兰方面的对中贸易完全受制于郑芝龙的决定。对于这种受制于中国方面的贸易状况荷兰方面自然有所怨言,并不断的向郑芝龙提出在中国港口自由贸易的提案,并协助郑芝龙于1630年击败当时在东南沿海势力最强大的海盗李魁奇以试图换取在中国的自由贸易[2],但是在击败李魁奇后郑芝龙并没有履行约定;郑芝龙虽然掌握当时东亚海上势力,但官位仅为厦门游击,因此实质上并没有决定与其他国家的贸易权限。另外于崇祯三年(1630)三月新任的福建巡抚邹维琏对于郑芝龙等人无视海禁令进行贸易也多所不满,因此在上任后再次发布海禁令,允许有许可令的福建人民下海活动,但不允许外国人至福建贸易。在这次海禁令发布后隔年获得前往大员许可证仅有6张,而前来的船只更少于此数量,这种状况使得荷兰在台湾的贸易陷入困境。

在连续获得承诺并付出代价却没有任何结果的荷兰东印度公司对于中国方面失去耐性,在汉斯·普特曼斯于1633年4月至巴达维亚回报状况后,巴达维亚的决策者决定以海上掠劫的方式逼迫中国方面答应其要求。

战前准备

在1633年4月30日决定对中国进行掠劫行动后,巴达维亚方面于5月14日派出船只前往大员通报即将到来的作战,本队集中了6艘帆船于6月2日出发,另外也集中了各地巡逻中或是顺路船只前往作战,趁西南季风吹起的夏季中国商人会自南方各地回到中国,在此时机对这些船只进行掠劫。作战目的为对中国福建沿海进行掠劫活动逼使中国政府答应其贸易需求,并在掠劫途中尽量降低中国人民伤亡。

此场战争中参与的荷兰船舰

 

冲突时间表

· 7月5日:Kemphaen与3艘戎克船到达南澳

· 7月7日:舰队抵达南澳。决定Perdam及1艘戎克船前往好望角[7];Wieringer以及一艘戎克船前往钟湾,Warmont前往冬山进行掠劫

· 7月11日:Wieringer在掠劫途中与26艘明军战舰队接触

· 7月12日:Tessel、Weesp、Couckebacker、Catwijck、Kemphaen对厦门港内的明军战舰发动突袭,击沉25~30艘大型战船及15~20艘小型战船。荷军战死1人,掳获三艘大型戎克船及一艘小型戎克船。傍晚,厦门商人至荷兰舰队询问攻击理由。

Kemphaen.Zeeburch.Salm及一艘戎克船派遣至厦门北部进行掠劫。

· 7月14日:郑芝龙派遣使者对荷兰舰队送交信件,要求释放12日扣留的中国商人,并说明荷兰舰队前来厦门攻击中国船只的原因

· 7月16日:Kemphaen、Salm以及两艘戎克船至厦门北方浯屿进行掠劫,Venlo号快船从巴达维亚至厦门。

厦门商人代表再次前来荷兰舰队提出供给一定数量家禽家畜以换取荷兰舰队不至附近陆地进行掠劫的条件

· 7月18日:Zeeburch、Venlo、一艘戎克船前往围头湾巡弋封锁金门沿海

Kemphaen、Salm、一艘戎克船前往马嘴湾封锁漳州河和金门烈屿方面航道

· 7月24日:郑芝龙派遣代表前往荷兰舰队,并提出只要停止战争并撤回大员即可派出船只与大员贸易。荷兰方面回绝此要求。

· 7月26日:明朝代表送宣战书前来荷兰舰队

· 7月27日:普特曼斯派遣使者前往刘香以及李国助据点,寻求支援。

· 7月29日:荷兰舰队将宣战书答复送交明朝代表,明荷双方正式宣战。

荷兰在宣战书中提出数项条件作为停战要求:
1.希望拥有在漳州河.安海.大员.巴达维亚自由贸易的权利
2.在鼓浪屿建立贸易据点
3.可派遣代表至中国沿海城市收购商品
4.船只能在福建沿海自由停泊
5.不准任何中国船只前往马尼拉
6.荷兰人在中国享有与中国同等法律权利

· 7月31日:Balam、Boucaspe从大员到厦门支援荷兰舰队。海澄守军对荷方陆上据点发动突袭,杀死1名荷兰人。

· 8月3日:荷军得知明朝方面进行动员,除了军队以外征调民船以及物资制造火船,并对火船士兵发出:"烧掉荷兰船得200两赏银,取得一个荷兰人头颅得50两赏银"宣告

· 8月6日:Boucaspel从大员前往厦门支援荷兰舰队

· 8月7日:Middelburch前往澎湖,Bleyswijck自巴达维亚前来厦门支援

· 8月8日:荷兰使用的一艘戎克船受到明军8艘船只拦截,并未损失。

· 8月12日:Salm、Weesp、Boucaspel、Kemphaen前往厦门进行第二次攻击。遭到明朝军队反击因此没有获得任何战果, 荷方受伤5人

· 8月14日:50艘明军船只自金门岛西边,80艘至金门岛东边监视荷兰舰队;并使用7艘火船对Weesp攻击未果,全数遭荷兰舰队击沉。荷方损失1人

· 8月17日:Venlo装载掠劫到的货物前往日本

· 8月18日:40艘火船攻击荷兰舰队。在尚未贴近前被荷兰舰队发现率先攻击,攻击未成逃离并自行引燃部份火船,荷兰舰队追击并击沉了18艘火船

Balam以及三艘戎克船前往澎湖群岛拦截自马尼拉回国的中国商船

 

· 8月22日:Warmont及Brouwersheaven前往澎湖,荷兰派出Salm、Kemphaen及一艘戎克船前往斗美村进行掠劫。因触礁使得戎克船沉没

· 8月27日:舰队从厦门湾转移至漳州河停泊

· 8月29日:7月至海盗根据地交涉的使者返回荷兰舰队。刘香.李国助正式与荷兰方面联手。

· 8月30日:Oudewater自巴达维亚至厦门荷兰舰队处,荷兰舰队转移至东山

· 8月31日:荷兰舰队派出Salm、Boucaspel及3艘帆船加上海盗支援的5艘船舰夺取刚至铜山港的商船。荷兰与明军发生冲突,荷兰胜利并成功夺取商船以及货物,并成功烧毁掠夺铜山防御线以外的船只以及村落。

· 9月2日:Oudewater离队前往日本

· 9月8日:荷兰军队自东山上陆掠劫时受到明军围剿,荷方5人受伤

· 9月13日:Kemphaen被暴风吹离舰队

· 9月14日:海盗2艘船只与荷兰舰队合流,并带来郑芝龙在福州河以及泉州河集结火船的消息

· 9月16日:福建巡抚邹维琏前往福建进行调兵。并任命五虎游击郑芝龙(前锋)、南路副总高应岳(左翼)、泉南游击张永产(右翼)、澎湖游击王尚忠(游兵)、副总兵刘应宠.参将邓枢(中军)为对荷兰舰队的军力部署。郑芝龙自行出资购买英国炮加装于明军舰[8],,

· 9月16日:荷兰舰队再次前往漳州河停泊

· 9月18日:海盗派出6艘船只与荷兰舰队会合

· 9月19日:荷兰舰队再次前往东山停泊

· 10月2日:荷方派出Weesp.Tessel前往暹罗,刘香舰队12艘帆船抵达荷兰舰队处

· 10月7日:Catwijck.Boucaspel因风暴搁浅损毁

· 10月13日:8艘海盗船只与荷兰舰队合流

· 10月15日:邹维琏至海澄指挥明军舰队

· 10月17日:明军得知荷兰舰队以及海盗舰队位置以及规模(夹板船9艘.海盗50多艘),下令福建所有明军水师出击。

· 10月18日:明军在铜山外海以8艘战船.2艘火船拦截2艘荷兰船只

· 10月19日:明军主力部队集结完成

· 10月22日:明荷大战,荷兰舰队8艘帆船以及海盗50艘大小帆船与明朝水师50艘大型战船100艘火船对抗。Brouckersheaven遭烧毁,Slotendijck遭掳获(船上约100人遭俘虏),其余船只在面对明军强大实力下逃脱回大员

 结果

明朝方面,此场战役之后原先对海禁政策采强硬态度的福建巡抚邹维琏遭到撤职,继任者对于海禁政策以及郑芝龙等人无力约束采取放任态度,虽然明朝宣称胜利,但东南海权自此落入郑芝龙一人掌控。

荷兰方面,东印度公司在此之战明确认知其于与明朝武力差距,放弃以武力方式解决与中国间的贸易问题,而郑芝龙在战后对荷兰方面的善意回应使得荷兰放弃与刘香等人的合作,转回与郑芝龙合作的贸易模式。荷兰在此战役对中国的损失丝毫不须赔偿并且还得到了郑芝龙方面稳定供货保证,可以说达到了原先设定的作战目标。自此之后东印度公司与中国(郑芝龙)方面维持稳定的贸易行为直到明朝灭亡为止。

 

     屯门海战

屯门海战是发生在1521年正德16年)8月底至9月间,由广东海道副使汪鋐指挥的在屯门地区抗击佛朗机中国古代指葡萄牙)人的战役。是中国第一次抗击西方殖民主义者的战役,以明朝的获胜而告终。

15世纪末,随着新大陆的发现及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一些西方国家开始更多的寻求海外市场。在此间,他们多采取了海盗式的殖民扩张。中国当时对西方了解甚少,为了同东夷倭寇相区别,称其为番夷1493年(明弘治六年),一批番夷侵扰东莞守御千所的领地(今深圳及香港沿海),东莞守御千所千户袁光率兵围剿,在岑子澳与番夷遭遇,战斗中中弹身亡。当时并不清楚这些人的国籍,从当时的背景来看,他们很可能是葡萄牙人。此后,中国沿海及船只受到西方殖民主义者的侵扰越来越多。

1508年(明正德3年),葡萄牙的薛魁拉(Diogo-Lopes de Sequiera)从里斯本驶向东方,他的任务之一就是奉葡萄牙国王曼纽尔一世(古葡萄牙语:Manoel I)的敕令收集中国的情报,但行至满剌加(今马来西亚马六甲),就因为其强盗行径遭到当地居民的痛击而不得不逃离了。1511年8月24日,葡人阿方索·德·阿布奎(Alfonso D'Albuquerque)在遭到激烈抵抗后侵占了满剌加,满剌加变成了西方殖民者侵略东方的中转站。

1514年(明正德9年),葡萄牙殖民主义者阿尔瓦雷斯率一支葡萄牙船队到达珠江口沿岸,要求登陆进行贸易,未获明政府批准,后在水面上与中国商人交易。塞克拉同年再次率领葡萄牙海盗商船直接侵占“屯门海澳”,并在此修筑工事,设刑场,制火器,刻石立碑以示占领。明代基本上是禁止海外贸易的。明初对于朝贡国家有明确的时间间隔及停泊地等规定。但1514年(明正德九年),广东右布政使吴延举擅立《番舶进贡交易之法》规定,外国商船来华时间不受限制,一到广东就可以上税、卖货。此举一出,外国商船接踵而来。朝廷官员认为吴延举应负有责任,但朝廷并未对吴延举进行追究,也没有对葡萄牙商船进行干预。后朝廷官员认为佛朗机人扰民甚重,要求对葡人进行驱逐。1520年(明正德十五年),御史丘道隆及御史何鳌都曾向正德皇帝上奏要求驱逐佛朗机人,但由于正德皇帝对佛朗机人有好感而不了了之,直到1521年嘉靖皇帝继位,他们的奏折才有了下文。

    1515~1517年(明正德10年至12年)间,侵占满剌加的葡人若热·德·阿尔布克尔克(Jorge D'Albuquerque)不断派船到中国进行贸易。1517年6月17日费尔南·佩雷兹·德·安德拉德(Fernao Peres d'andrade)[1]等载葡萄牙使者佩雷斯(Thomas Pirez)驾八艘船前往中国,于8月15日抵达“屯门岛”。当他们再北上时,遭到明水师阻拦,但葡人恃船坚炮利,强行进入珠江内河,到达广州怀远驿(今十八甫一带)。葡人知道中国人憎恶佛朗机人,于是假扮成伊斯兰教徒模样,并宣称是向中国进贡的。两广总督陈金得知后,先安排他们在怀远驿住下,并发现他们并非伊斯兰教徒,也没有使节证明文件,而佛朗机亦不是历来进贡的国家。于是安排他们到光孝寺学习中国礼仪,同时将此事上奏朝廷

1518年(明正德13年)正月,朝廷答复,把佛朗机人带来的特产按市价折成银两,使节进京洽谈,请其余船只、人等立即返回。葡人没有按照明政府要求离开,而是退出广州,企图攻占南山半岛(今深圳南山区的一部分),但由于明驻军太多未能得逞。然后他们退至“屯门岛”,安营扎寨,做更多的军事准备。此后,葡人又在“屯门海澳”及“葵涌海澳”(今香港青衣岛葵涌一带)探查据点,制火器,立石碑,烧杀掠夺。当地居民怨声载道,纷纷向官府告状,并要求迁移至别处躲避佛朗机人的欺凌。8月,若热·德·阿尔布克尔克西芒·佩雷玆·德·安德拉德(Simão Peres d'Andrade)换其兄费尔南·佩雷兹·德·安德拉德到满剌加,大部分人都还留在“屯门岛”。

葡人眼见这样拖下去无法见到中国皇帝,于是就贿赂广东的宦官。此法立即奏效,在1519年(明正德14年)底,朝廷允许他们到北京朝见。1520年(明正德15年)1月,佩雷斯终于从广州启程,他事先已买通宦官得知正德皇帝南京游玩,赶了四个月的路到达南京。正德皇帝知道佛朗机使者到达南京却不急于召见,而是自行返回北京,并告知佩雷斯到北京朝见。1521年(明正德16年)1月,佩雷斯抵达北京。佩雷斯到北京后,又到处拉关系,行贿,并让自己的翻译火者亚三[2]勾结大宦官江彬。火者亚三教正德皇帝学习葡萄牙语取乐,可以经常接触到皇帝,但他依仗皇帝及江彬的庇护经常对官员无礼冒犯。主管外国进贡等事宜的四夷馆主客主事梁焯对不按规矩行礼的火者亚三施以杖刑,江彬得知后大骂梁焯,并向正德皇帝告状。但朝中憎恶江彬及火者亚三品行的人很多,又有朝中重臣帮梁焯求情,因此正德皇帝并未治梁焯的罪。而在广东的葡人也因佩雷斯进京而开始更加肆无忌惮。1521年4月20日,正德皇帝病逝,皇太后当天就根据群臣意见杀了江彬,后又将火者亚三处死,并下诏不许佛朗机进贡。七月,广东官员报,一批葡人到广州要求进行贸易,广东官员的意思是满足他们的要求,礼部认为佛朗机人假借使者之名挟货通市,在广东沿海屯驻过久,有所窥伺,兵部亦持类似观点。因此兵部与礼部都认为应当拒绝其要求,并应当驱逐。嘉靖皇帝根据江彬及火者亚三的表现及礼部与兵部的态度,下令官员尽快驱逐佛朗机人,并再不许入境。

    1521年(明正德16年)八月底(此时嘉靖皇帝已继位),时年56岁的广东海道副使汪鋐奉命驱逐佛朗机人。此时葡萄牙人由阿尔瓦雷斯率领,已占据“屯门岛”附近若干年,不久前又新加入了卡尔佛(Diogo Calvo)的一艘大海船。汪鋐已料到葡萄牙人不肯轻易离开,因此先加强了军事力量,汪鋐主要的备战措施如下:

· 加强了南头寨及东莞守御千所的兵力;

· 收集战船及渔船,以备军用;

· 加强保家卫国的宣传,组织兵力;

· 在望族乡绅吴瑗、郑志锐的帮助下,招募民兵,并询问海情;

· 探知葡萄牙人的战船体形巨大,火炮射程远,命中率高。

在完成备战后,汪鋐对葡萄牙人宣诏,要求葡人尽快离去,但葡人对此并不理会。于是汪鋐派军队驱赶葡人,遇到武装抵抗。汪鋐亲率军民猛攻葡人船队,此时又有科埃略(Duarte Coello)及雷戈(Ambrocio do Rego)各带两艘大船前来援助葡人,明军终因葡人火炮猛烈而败阵。

汪鋐在第一次进攻失败后,新制定了作战计划。准备了一些装满油料和柴草的小舟,待一天刮起很大的南风,汪鋐率军士4000众,船只50余再次攻打葡人船队。先将一些填有膏油草料的船只点燃,火船快速朝葡人船只驶去,由于葡人船只巨大,转动速度缓慢,无法躲开火船进攻,很快燃烧了起来,葡人大乱。汪鋐又趁机派人潜入水下,将未起火的葡人船只凿漏,葡人纷纷跳海逃命。然后汪鋐命军士跃上敌船与葡人厮杀,葡人大败。最后剩下三艘大船,在9月7日趁天黑逃到附近岛屿藏身。天亮后,风向逆转,葡人才借强劲的北风勉强逃过明军的追击,逃回已窃据的满剌加。至此,中国收回被葡人盘踞的“屯门岛”及经常滋扰的“屯门海澳”及“葵涌海澳”。

胜利后,汪鋐感慨万千,做了《驻节南头喜乡眷 吴瑗、郑志锐划攻屯门彝之策赋之》一诗:

辚辚车马出城东,揽辔欣逢二老同。

万里奔驰筋力在,一生精洁鬼神通。

灶田拨卤当秋日,渔艇牵篷向晚风。

回首长歌无尽兴,天高海阔月明中。

屯门海战结束后,明政府要求中国战船见到悬挂葡萄牙旗帜的船只就将其击毁。

屯门海战结束后,又在新会县茜草湾发生茜草湾之役,葡人惨败。

虽经过两次失败,葡萄牙人并未放弃,改为侵扰福建浙江沿海。但在这之后直到1541年(明嘉靖20年)的20年间,中国典籍中再没有佛朗机侵扰广东沿海的记录。

1553年(明嘉靖32年),葡萄牙人终于攻占了澳门,以取代“屯门岛”成为侵略中国的落脚点。

最新免费网页游戏平台

Copyright @ 228wy.com X3.2© 2001-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抵制不良网页游戏,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顶部